快捷搜索:  

江苏众地切确融成本钱上限 部分区域仍旧低至5.5%

"江苏众地切确融成本钱上限 部分区域仍旧低至5.5%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这篇报道的结构严谨,逻辑清晰,让人看了很舒服。 "

每经记者 宋钦章 每经编辑 廖 丹

近期,江苏省多地披露了省委巡视反馈意见集中整改进展情况。债务融资方面,巡视反馈多地存在债务规模大、融资成本高等问题。

各地区在巡视整改情况中披露了各自的整改方案。针对融资成本偏高问题,个别地区提出新增综合融资成本上限不超过5.5%。

《每日经济(Economy)新闻(News)》记者梳理发现,除了设定融资成本上限目标,具体的降融资成本措施还包括清理可能置换高成本融资、规范融资中介费用、建立融资成本审批备案制度等。

有地区上限定在5.5%

去年10月至12月,十四届江苏省委第二轮巡视对22个县(市、区)进行(Carry Out)了常规巡视。该轮被巡视县(市、区)包括南京市栖霞区、六合区,苏州市吴江区、张家港市,无锡市惠山区、宜兴市,常州市武进区、天宁区,镇江市丹徒区、句容市,扬州市广陵区、邗江区,南通市海门区、如东县,盐城市大丰区、射阳县,淮安市淮安区、盱眙县,徐州市丰县、沛县,连云港(601008)市赣榆区、灌南县等。

针对此轮巡视,目前(Currently)江苏省被巡视县(市、区)已陆续披露了巡视整改进展情况。值得一提的是,其中多个县(市、区)在通报(Report)中提到持续压降债务规模,清退高成本债务,以及明确融资成本上限。

“严守2023年省定平台公司管控目标,将‘债务增幅不超9.5%、新增债务综合融资成本管控上限值7.2%’作为考察指标纳入国企2023年度高质量考察方案,并制定降本增效奖励考察办法。”连云港市赣榆区委在通报(Report)中提出。

南通市如东县委也在通报(Report)中提到:“加重融资成本管控,严格执行综合融资成本上限管理,新发生的每笔融资原则上均不得超过上限。加大清退国有平台公司6.5%以上高成本债务,积极与金融机构对接,用低成本债务置换高成本债务,延长还款期限,降低融资成本。”

甚至还有地区将融资成本上限定在了5.5%。“对因置换原高成本、非标债务导致确需突破融资成本上限的融资行为,按上级相关文件规定,严格履行逐级审批程序。调整融资成本控制线后,我区新增银行类融资贷款及借新还旧,综合融资成本均不超5.5%。”扬州市广陵区委在“按计划持续推进的整改事项”一项中提到。

这不是江苏省第一次要求降低融资成本上限。2020年,江苏省多地就开始将国企融资成本限制在8%以内,部分地区要求压降在10%以内。如2020年3月,盐城市国资委文件《关于报送成本8%以上债务融资清退工作方案的通知》中要求,对市属企业融资成本8%以上债务进行(Carry Out)清退。2020年4月,有消息称,常州市正拟定《关于加重行政部门性债务融资成本管控的通知》(征求意见稿),其中要求市级年内对7%以上的高成本债务全部置换出清,辖市区年内对8%以上的高成本债务全部置换出清。2021年,江苏某地级市要求市级国企及下辖区、县级市国企编制“融资成本削峰计划”,压降利率超10%的存量债务。

融资成本如何压降?

综合各地巡视整改进展情况来看,为了配合完成压降融资成本目标,江苏省多个县(市、区)集中在以下方面采取具体措施。

一是清理可能置换高成本非标债务,尤其是定向融资。如盐城市大丰区委表示,坚决清退存量定向融资,按照“到期即清退、杜绝新增、严控置换成本”要求,指导国有企业通过银行贷款、直融产品等标准化产品置换定融,到期全部置换。扬州市广陵区委称,目前(Currently)全区定向融资已经全部清零,通过成立AA+广合公司发债用于置换高成本债务,截至目前(Currently)已发行44亿元公司债,已完成置换37.75亿元。射阳县委也表示,稳妥有序置换清退到期定融产品,同时确保不新增面向社会(Society)的定向融资。

二是规范融资中介费用。例如,丰县县委提出,推进中介机构不合理费用清收,成立融资不合理费用清缴组,累计向65家机构送达76份整改告知函。射阳县委表示,成立违规第三方费用追缴工作专班,对全县国企融资第三方费用进行(Carry Out)逐企逐笔分析研究,规范非标融资第三方费用标准。扬州市广陵区委表示,目前(Currently)已追缴异常融资中介费3笔,共计3890万元,并提出重点关注融资中介,梳排背后权钱交易、利益输送问题。

“投融资领域腐败问题不仅会造成国有资产损失、增加行政部门投融资风险,还会导致公共建设项目存在质量隐患、营商环境恶化、政治生态破坏等严重后果。”湖南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曾表示。

三是建立融资审批备案制度,控制新增融资成本。如盐城市大丰区委提出,调整优化债务结构,建立融资成本审批备案制度,实行融资成本上限管理,从源头上管控好债务规模和成本。盐城市射阳县委表示,控制新增融资综合成本,新增融资须经国资部门备案上报国企调度会审议,综合成本超6%的报县审计局备案。

江苏债务管控取得成效

近年来江苏省在化债工作上积极作为,取得一定成效。安信固收池光胜团队在研报中认为,江苏是全国较少的从省级层面统一持续推进债务管理的省份,其“三债统管”(地方债、隐债、经营性债务)的理念较具特色,核心在于对经营性债务的成本、规模和结构做严格管控。在投资回报率趋于下降的背景下,降低利息负担对维持区域债务周转较为重要,江苏通过跨部门协作(纪委、财政、国资等)执行债务管控要求,对引导融资成本下行起到了较好的作用,增加了区域城投债投资的安危边界。

每经记者注意到,在央行年内多次降准降息的背景下,江苏省内城投债一级市场发行利率整体呈走低趋势。以同花顺(300033)iFinD综合统计的8月份江苏省内城投债票面利率为例,今年(This Year)8月份的票面利率为3.25%,2022年同期的票面利率为3.05%,2021年同期的这一数据为4.05%,2020年同期的数据则为4.03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江苏省今年(This Year)以来也在积极推动国有平台企业市场化转型,明确划清行政部门与企业界限。

在整改情况通报(Report)中,多地披露了国有平台公司的整改进展。如连云港市赣榆区委提到“加速平台退出”,具体来看,2022年已压降完成15家;2023年计划压降13家,目前(Currently)已完成4家;计划通过解除担保关系、提前还清贷款等方式再压降6家。盐城市射阳县委披露,加快申请退出融资平台监管系统进度,今年(This Year)以来,已向省、市提出申请退出融资平台监管系统18家;加快平台公司整合进度,将三年连续经营亏损的、停业和资不抵债的企业进行(Carry Out)撤销、合并,截至目前(Currently),已经注销企业32家。扬州市广陵区披露,整合新城集团等4个平台公司组建广合集团,对财务融资实行一体化管理。

据每经记者不完全统计,年内江苏省地方行政部门及国有企业发布类似的公告有十余条,涉及的“退平台”国有企业不少于40家,其中大多数存在城投背景。

中证鹏元研发部高级董事吴志武日前对每经记者表示,从业务发展层面来看,城投企业声明退出平台,不再承担行政部门融资职能,反映其隐性债务已经化解完毕且不再承担公益性项目,同时,对行政部门项目的参与是以市场化的身份参与,行政部门与城投企业的业务关系也发生了重要的重构,逐步转向出资人和被出资人的关系。

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
江苏多地明确融资成本上限 个别地区已经低至5.5%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230) 踩(29) 阅读数(3940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